中央反复强调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应持续不放松,房产税今后数年进入立法程序的可能性加大,各种促进租赁市场发展的政策不断推出,这些因素使得短期房价预期趋于稳定。

房地产市场总量不足的矛盾已经解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邓郁松认为,现在不缺房,缺少的是更好的房子。房地产市场的主要矛盾已发生重大变

  • 华泰周报:甲醇跌后反弹概率
  • 华泰周报:塑料下跌空间有

2017年

在总结2017年经济工作成绩和研判当前经济形势的基础上,对2018年经济工作和改革重点进行了具体部署。其中,四个领域将成为明年全面深化改革的突破口,也是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的坚实支撑。全文链接  &

2016年

据英国工业联合会发布的数据显示,英国制造商订单数量维持在近30年来的最高水平。其中,机动车和运输制造商以及机械工程领域的订单表现尤其强劲。主要受到出口订单的驱动。

12月18日,据日

2015年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日前,江西省安委会办公室通报了对部分设区市煤矿督查情况。通报称,宜春市、新余市在煤矿安全专项整治、依法打击和重点整治煤矿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专项行动中做了大量工作,保

2013年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因担忧下游需求减弱,本周黑色系集体走软,叠加环保限产影响,焦煤品种表现更弱,截至6月22日收盘,以超过6%的周跌幅领跌大宗商品市场。

市场人士指出,受环保限产影响,近期焦化厂开工率降低,减缓了对

2012年

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策部署,传达学习李克强总理、张高丽副总理重要批示要求,系统梳理总结一年来发展改革工作取得的新进展新成效,紧扣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研究部署2018年发展改革主要任务和重点工作。国家发改委党组同志出席会议。委党组书记、

2007年

市(六安市,下同)委常委、副市长束学龙率领市直有关单位负责人到我县(霍邱,下同)经济开发区现场办公,调度300万吨钢铁项目复工情况。市政府副秘书长钱大兴,县委副书记、县长段贤

2006年

6、央行:临近年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为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今日不开

2000年

7、人民币中间5683,创9月20日来582155765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期货日报1月23日报道:1月以来,由于东西方套利窗口关闭,新加坡燃料油船货供应进一步收紧,现货及近端合约价格受到支撑。不过,近期燃料油强势更多源于成本端的推动,国际油价大幅反弹显著提振了市场风险情绪。我们认为,短期内燃料油市场结构或将维持相对平稳,单边行情继续

1

2、原油:上周五,wt47美元/桶。

2

3、原油:上周五,布伦25美元/桶。

3

从中央环保督察到推进生态文明建设……2017年,中国刮起一场场环保“风暴”。截至目前,中央环保督察已实现对31个省份的全覆盖

各项数据都显示出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经济增速稳定上升,失业率屡创历史新低,制造业、建筑业等支柱产业也增长强劲。同时,尽管德国经济总体向好,但也面临经济发展过热、人口结构老龄化、基础设施发展滞后等问题,进一步增长的势头面临挑战。

经济过热风险

德国最具权威性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即所谓的经济“五贤人”委员会,11月向德国议会提交年度经济评估报告,预计今明两年2%。

不过报告也警告说,德国多年的经济繁荣正逐步达到极限,已超出部分经济部门的承受能力,德国经济发展正处于超负荷状态。经济发展超负荷会导致劳动力短缺,从而制约企业生产,引起交货时间延长,并可能由此导致价格上涨,影响消费,这些都将成为经济进一步增长的瓶颈。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预测中心主任史蒂凡·库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也指出,目前德国建筑业高度繁荣,房价可能偏高10%到20%;制造业也远高于正常水平;企业填补职位空缺的时间不断拉长,这些现象都显示经济发展过热。

衡量德国劳动力需求的指数在10月升至2005年有此数据以来的最高值,显示劳工短缺问题日益突出,尤其在蓬勃发展的建筑业。有研究结果表明,近五分之一的建筑企业存在不同程度的劳动力短缺情况。

但对经济过热,也有争议。经济“五贤人”之一的彼得·伯峰格说,经济过热的风险被夸大了,因为德国信贷增速平稳,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很低。

人口结构老龄化

库斯说,未来老龄化、出生率低等人口因素将成为制约德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鉴于当前的人口状况,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未来10年德国经济增速将不断降低。”

数据显示,德国育龄妇女的生育率低于维持稳定人口结构所需的数值。经济学家指出,尽管近年来外来移民人口大量增加,德国人口减少趋势有所缓解,但2020年以后30岁至35岁年龄段的妇女数量预计会大幅减少,届时出生率将降到历史低点。

与此同时,老龄化趋势也不断加剧。德国政府预计,到2035年,德国超过65岁的人口将达到2300万;到2050年,人口平均年龄将由2016岁。

人口结构老龄化引发广泛担忧:德国社会将很快没有足够劳动人口来维持不断增长的养老金需求。最新研究结果显示,如果德国不积极采取措施,到2030年,工作人口与退休人口的比例将为2:1,即两个上班族就要供养一位退休者。

基础设施发展滞后

根据德国复兴银行的数据,德国城镇和农村地区存在1260亿欧元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缺口,其中包括340亿欧元的道路投资缺口和330亿欧元的学校投资缺口。

分析人士认为,德国多年奉行的严苛财政纪律,追求没有赤字的平衡财政预算,推动德国财政盈余屡创纪录,但却大幅限制了政府支出,制约了德国基础设施发展,从而成为经济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多特蒙德工业大学经济学教授沃尔夫冈·许内曼说,德国基础设施发展相对滞后,尤其是数字化基础设施问题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日益凸显。他建议政府增加投资以改善网络、电信等基础设施,尤其在农村地区。

外部风险因素增多

除了内部因素,德国经济发展也面临外部风险。库斯认为,德国经济发展短期内面临外部政治风险上升。

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

1、工信部:钢铁去产能超额完成全年504亿吨“地条钢”全面出清。其中,河北、江苏、山东等省份合计粗钢压减量约占全国的75%。

  1. 4日国内普碳废钢市场
  2. 废钢:4日晨间导读(
  3. 河南废钢:钢厂下调采购价市场